English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公司動態
關于我們

【兩會沙龍】王小蘭:中國制造+互聯網

發布日期:2016-03-15

【兩會沙龍】王小蘭:中國制造+互聯網

35日晚間,二十幾位來自企業界的兩會代表委員齊聚中國經濟日報社中經網演播廳,參加由《中國企業家》雜志社主辦的兩會沙龍,圍繞“歷史關口下的企業抉擇”這一主題展開了熱烈的探討。全國政協委員、時代集團公司總裁王小蘭來到中國企業家主辦的“兩會沙龍”現場,并對互聯網和實體業之間的關系發表了個人看法。

關于企業之間是競爭狀態還是合作狀態,王小蘭認為,“市場是競爭的,沒有必要一種模式發展。”

王小蘭認為,過去人們把互聯網和實體實業對立起來看,我個人理解這是互聯網+下的商業模式的創新。

在進行兩會沙龍第二場對話時,主持人提到了關于董明珠和雷軍的在兩會上的照片一事,王小蘭也發表了個人觀點。

以下為對話實錄:

主持人(何振紅):當你看到雷軍的照片和董總照片在一起的時候你心里升起的希望是什么,是兩個繼續競爭下去還是兩個一起生產一款米格的手機?

王小蘭:其實我想雷軍和董總都沒有想過生產一款米格或者是格米的手機,我來自中關村的企業,跟雷軍接觸得更多一些,董總我們共同作為女性企業家,我從感情上,情感上跟董姐姐,其實她可能是董妹妹,跟她更有相通之處,我同意她剛才的說法,市場是競爭的,沒有必要一種模式發展,甚至可能我們過五年沒有手機了,是另外一種穿戴設備,可能就是眼鏡,所有的手機的功能都變成在眼鏡上了,不影響我所干任何一件事情。就是可穿戴的東西都有可能,到那個時候也不是米格,也不是格米了,中關村很多新型的公司他們暗自在想雷軍,董姐,你們那個時代就會被我們顛覆了,這個真是大浪淘沙的過程。

主持人(何振紅):那個時候互聯網和制造業,和實業之間還有明顯的分野嗎?還是一種新的狀態?

王小蘭:其實我覺得沒有必要把這兩件事非要分割起來說,作為我們做實業的這些人,我聽陳總說了一句,我們的工廠都是智能化,數字化的工廠了,智能化的產品,離互聯網不是很遠很近的問題了,我們一直在互聯網上做我們的工作。之所以過去人們把這兩個問題對立起來看,我個人理解其實一種說的是互聯網+下的商業模式的創新,一種說的是我們這種制造業通過智能化或者自動化,工業互聯網的技術發展,來提升我們制造業實業的水平,完全是兩件事情,非要把它變成ABA大于B或者B大于A,沒有意義。

當今時代,互聯網企業與實體實業都在尋求自己獨立特色的發展道路。當提到關于實體實業與互聯網的關系時,陳澤民的觀點是,對于傳統企業,“當先進技術出現時,我們就要學習他,了解他,但不能千篇一律”,對此,王小蘭提出了“泛互聯網”概念,并提到互聯網的作用是給實體企業提高了效率,“跟所謂的互聯網商業模式的創新不完全是一個概念”。

主持人(何振紅):陳總(陳澤民)說互聯網對實體實業來說就是一個工具,我根據企業的發展和需要來決定它的使用程度,您來自中關村,你們公司有非常多的建樹,你同意這個觀點嗎?

王小蘭:我可以換一個詞,叫泛互聯網的概念,用這個詞來講這個事就容易說得清楚,同樣都是互聯網的技術,一種是今天說的互聯網+,它是一種商業模式的創新,延伸到電商等等,這是一類。另外一類就是把互聯網技術作為我們提高生產效率或者降低成本,智能制造,智能化生產的工具,它也叫互聯網,不能把互聯網A,互聯網B就理解成一個模式,只有做電商的人他們才擁有互聯網這個詞,我們干實業的好像不屬于互聯網,其實不是這樣的。

第二個問題,確實我也同意剛才陳總講的,這樣的一個好技術,確實對我們制造業,因為我們不是為了互聯網而互聯網,我們之所以要擁抱它,說到底一個是降低成本,一個是提高效率,就這么兩件事情,我們充分享受互聯網的技術給我們帶來的好處,比如說陳總是做食品的,我們是做裝備制造業的,檢測儀器,焊接設備等等,剛開始我們僅僅用自己的孤立一個產品把它智能化,互聯網化了,把它的數據上到云以后,我們確實不知道可能會給我們帶來什么,但是當我們把所有的檢測儀器都變成了智能儀器,所有數據都上到云以后你會發現大數據給你帶來很多新東西,包括我們生產的焊機是孤立的,現在聯網智能化以后可以做很多的事情,所以從這個意義上互聯網的技術為我們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是很大的幫助,跟所謂的互聯網商業模式的創新不完全是一個概念。     

對于實體企業,董明珠的觀點是做實體企業一定要有“跟自己過不去的思維,才能做得完美,這是我進軍裝備業最自豪的一件事,我們掌握了核心科技。”對與制造業是否可以成為引領者,王小蘭也發表了看法。

主持人(何振紅):這是格力多年制造業深耕積累的實力,不知道王總是否同意這樣的觀點,當制造業用智能化發展速度給互聯網帶來一些發展空間的時候,那時候制造業是否就可以成為引領者?

王小蘭:我換一個角度回答你這個話題,有點繞,我跟董總(董明珠)有殊途同歸的路,或者這樣的一個想法,因為我們本身是做檢測儀器,做焊接設備的,原來這些設備都是孤立的一臺臺設備,用到互聯網以后,或者說是在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下,在自動化數字化等等的發展下,我們現在開始也是把焊機變成了數字化產品,數字化的焊機,單臺數字化焊機聯網變成了集群數字化的東西。再往下我們也在想,因為你已經都給它集群了,已經數字化了,工藝人員在車間點一個PAD,所有焊機就能點火能往下焊了,過去八級焊工現在不需要了,是不是應該有機器人來做這個事,所以我們也在做焊接機器人,因為機器人這是一個態度,而且我認為它是未來至少十年非常剛需的產業,因為人口紅利等等,無論工業機器人還是服務機器人,工業機器人分很多種,搬運,分揀,焊接,我們用機器人焊,我們就往前走了一步,我們擁抱互聯網不是用概念,我們是一步一步把這個產業從原來所謂作坊式的生產,向著數字化,自動化,智能化去發展。

王小蘭:我想再把剛才的觀點總結一下,我只是想做一個特別通俗的比喻,做一碗面條,我們這些人是制造業做面條,過去互聯網+商業模式創新他們不做面條,面條還是我們生產的,他們只是用一種新的模式告訴你,你可以在美團網下單,這碗面條可以幾點送到你們家,消費方式上用了互聯網技術,使他吃這碗面條更便利了,但是他不做面條,做面條的還是我們,我們做什么呢?我們一直在研究這個面條怎么做得更好,更快,但是現在有一個趨勢,我們除了用自動化,機器人解決這個面條做得更好,加上我們大數據,將來我們也能做前端的事,你幾點幾分要吃這碗面條,面條是我造的,我學送面條那個東西說實在的是分分鐘的事,首先要把這碗面條做好,最好的技術把面條做好了,剩下學那件事對我們來講不是很難的事情,我是想說明剛才說了半天的問題,不是它引領我們的問題,本來是分工不一樣,但是再往前走一步真的有可能我們會取代它。

主持人(何振紅):王總(王小蘭)的總結非常棒,只要有人類存在,你總要吃面條,制造面條的公司是一定要存在的,不斷去把面條做得更好吃,更適合你的口味,至于怎么找到它我都能做出面條來,也是這次政府工作報告中間的變化,原來叫互聯網+,這次明確提出中國制造+互聯網,這次變化深刻的含義,時間關系我們這場論壇到這里結束,感謝各位。

來源:中國企業家雜志

 

男人天堂大香蕉小说 人人澡超碰碰中文字幕 中文字幕大香蕉永久网